九藏艺术网首页>>
用户名: 密码:
您的位置:九藏艺术网 > 青铜器 > 新闻 > 国内 >

国宝拓片改写青铜重器身世

字号:T|T 2013-05-23 10:06 来源:网络 [我来评论]
大克鼎拓片
大克鼎拓片

  国宝拓片改写青铜重器“身世”

  在清中晚期,青铜鼎彝收藏之风极盛,其中以陈介祺收藏的毛公鼎,吴大澂收藏的大盂鼎及潘祖荫收藏的大克鼎为最,堪称国宝。此三大重器皆有一段传奇的故事,最惊险无比、经历坎坷的当推被誉为上海博物馆贞观之辈的大克鼎。近日,在北京泰和嘉成拍卖春季拍卖上亮相的一张潘祖荫旧藏大克鼎的极初拓本,更是将很多资料中记录的大克鼎出土年代,提前了一年,改写了这件国宝的身世。

  大克鼎是西周孝王时,善夫克为追述其祖父师华父辅佐周王的功绩;颂扬周天子并感谢大王对自己的重用和赏赐而作的重型礼器。大克鼎造型为双立耳;口沿宽阔;颈部饰三组兽面纹,六出脊;器腹稍垂,饰以大波曲纹;下承三粗壮蹄足,足上部亦饰有兽面纹。整体感觉庄严凝重;气宇轩昂。器的内壁铸有铭文28行,计290字。通篇铭文布局在整齐的网格之中,每格一字,是少见的金文书法杰作。其内容依大意可分成两段:前段是克歌颂祖先师华父谦逊的品格和美好的德行,能够辅弼王室,靖远安内,周王追念其功绩,任命师华父的孙子克担任宫廷大臣,出传王命,入达下情;后段记载了周王对克的册命辞,重申对其官职的任命,并赏赐礼服、土地和奴隶,于是克叩拜谢恩,称颂天子的美德,并铸造大鼎来祭祀师华父。这篇铭文一向被视作研究西周奴隶制的重要史料。

  此轴大克鼎拓本,为极初拓本,上钤“伯寅宝藏第一”。其所拓铭文在铜锈挖剔之先,实因此鼎初到潘家,因铜锈敷字,故旋即剔除,此初拓未剔者实得有数几纸,无愧海内球璧之称。据宁路霞所撰《百年收藏》第94页,按潘氏得此鼎,求拓者甚多,均以翻本报之,故此器原拓已属麟凤,更何况此为未剔锈本!人间恐无二三。其上有潘祖荫、李文田、黄士陵、马衡、陈治诸位金石大家题跋,名家递藏,实流传有序之名物也。摩挲品评想见昔贤赏古雅集之乐也。

  此幅拓片的最具学术价值之处,初众多名家题跋外,更重要的是李文田所著年款为光绪十五年已丑(1889),足能纠正学界关于大克鼎出土确切年份的一大缪误。很多资料中,如文物出版社之《中国青铜器全集》第五集西周1部份,均以大克鼎于1890年光绪十六年出土于陕西扶风法门镇。见此拓本,李文田释文明确年款光绪十五年五月,马衡亦持此年份,而铭文拓版边钤有“已丑所拓”一印,亦为1889年,则此鼎出土至少不会晚于1899年或更早,此拓一出,铁证如山。故此拓解决了学术史一桩公案,提供了第一手资料。

  这件作品将在5月23日在北京亮马河大厦的北京泰和嘉成春季拍卖中亮相,相信这一堪称孤品,极具艺术性和史料性的作品,必将吸引众多藏家的追捧和关注。

  背景:大克鼎也可称作善夫克鼎,铸造于西周孝王(公元前10世纪末)时期,清光绪十五年(公元1889年)发现于陕西扶风。出土当时为一个器群。计有小克鼎七具为列;克钟五枚成组,另有克镈、克盨等多件器物,同为西周一个名叫“克”的贵族所铸,而大克鼎就是其中最大的一件。,堪与毛公鼎、散氏盘和虢季子盘相媲美。

  大克鼎出土后,首先为津门人士柯劭忞收藏,而柯氏是为潘祖荫的门长。潘氏得知柯有大克鼎入藏,欣羡不已,亲往求让。稍加协商,大克鼎即易主归潘祖荫所有。三十年前,潘已藏有大盂鼎,于今又得大克鼎,两大礼器至尊齐聚潘府,可谓壮观,潘氏的金石声名也由此益盛。孰料,潘祖荫在得到大克鼎的当年即撒手人寰。潘本人无后,而潘家也再无当朝为官之人。潘祖荫的弟弟潘祖年,虽不为官,但也深知官场险恶。怕哥哥的去世使潘家失去庇护,迟早会遭人暗算。于是经过族内商议,决定举家回迁故乡苏州。大克鼎和大盂鼎以及大量钟鼎珍玩就此随潘家离开京城,落户到了苏州。

  在此后的日子里,大克鼎、大盂鼎等潘家珍藏历经端方强索、国民党当局诱骗以及日本占领军搜查深埋地下等诸多磨难。终于在新中国成立后不久获得新生。潘家后人于1951年7月26日将大克鼎、大盂鼎等全部所藏捐献给国家。从1952年上海博物馆开馆至今大克鼎已在此公展了半个多世纪。而大盂鼎却于1959年为支援北京历史博物馆开馆,调拨到了北京。

(编辑:网络)
网友评论: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最新评论
企业服务
商城热卖
推广信息
每日推荐
视觉焦点
今日团购